Header

2021-04-30 21:15

坦白讲,“远水救不了近火”,如果任由情势恶化,没有更积极性、有效的短期作为,一旦内外需同步熄火,台湾经济坠入衰退绝非危言耸听,当局应该好好思考由谁承担更多责任,并决定下一步要怎么做。

很多人认为,以新台币贬值救出口,是最快速有效的方式,但是,台湾高度依赖能源及粮食等大宗物资进口,贬值必然会影响进口物价,也不利于所得分配及消费者权益,再加上,近年经常帐顺差持续扩大,依市场条件,新台币应该升值而非贬值,所以,尽管企业界要求贬值救出口的声音不断,但“央行”总裁彭淮南始终说“不”,并强调新台币汇率是由市场决定,并采取动态平衡的政策。

在短期提振出口很困难的状况下,提振内需应该是稳住岛内经济较可行的策略,但传统货币政策包括降息、降准等,对提振消费及投资,效果亦十分有限,而且台湾目前实质利率不到1%,货币政策空间亦受很大局限。

台湾《经济日报》17日社论表示,台“主计总处”上周公布最新经济预测,将今年gdp成长率大幅下修至1.56%。“行政院”发言人孙立群表示,短期内以“中央银行”弹性调整新台币汇率及松绑房贷管制措施等因应,中长期对策则要靠产业升级。此一说法似乎把抢救gdp的主要责任推给“央行”,但台湾是小型开放经济,“央行”汇率及货币政策很难操之在己,能够承担多少责任,很难乐观以对。

所以,“央行”没有足够的能力及政策工具来承担稳住短期gdp快速下滑的责任;彭淮南总裁在“行政院”商讨“经济体质强化措施”过程中,即引用imf报告,力谏“行政院”推动扩张财政政策,增加基础建设及公共建设投资,这也凸显出“央行”充分认知运用汇率及货币政策的局限性。

就内需而言,上半年差强人意的岛内投资,在出口转冷、股市重挫、房市渐冻及明年可能政党轮替等多重因素交互影响下,内需转冷已是现在进行式,所以,今年经济成长“保1”恐怕都有困难。换言之,短期内台湾经济有很大机率陷入衰退,这也是几十年来台湾在没有重大全球危机情况下首次濒临衰退危机,问题之严重性,绝不能等闲视之。

上周“央行”解除北台湾“六区”房贷管制,豪宅、第三户、法人购屋贷款成数也从现行五成增加至六成;此一放宽选择性信用管制措施,目的显然是为活络正在渐冻的房地市场,稳住内需,但仍引起不少人士对央行松绑房市信用的不满及责难,亦可见“央行”货币政策的两难。

在实务运作上,“央行”其实是以照顾出口为优先,新台币经常是贬多升少;近来“央行”为因应全球货币战,更频频采取防御性贬值策略。不过,上周五新台币兑美元汇率以32.368元收盘,距离2009年金融海啸期间汇率均价33.049元,两者相去不远,新台币再贬值的空间非常有限。

从各种迹象显示,gdp成长率预测值腰斩,恐怕还不是最坏情况,因为内外大环境都还在持续恶化中:就外部而言,世界主要经济体包括美、欧、日、中国大陆成长皆不如预期。